巴西地理统计局今天公布数据,巴西经济成长率远低于预期。经济学家波利认为,主要是民众对未来不敢乐观,减少消费,企业不敢投资,就业机会变少,形成恶性循环。

根据巴西地理统计局数据,2019年第2季的巴西国内生产毛额较上一季成长0.4%,与2018年同期相比提高1%。虽然下半年可能好转,预估成长率仍低于预期。

今年初,巴西中央银行预测2019年国内生产毛额(GDP)成长率应高于2%,但现在巴西政府和金融市场预期成长率约0.8%。

全球政治风险谘询组织欧亚集团拉丁美洲部门主管贾曼(ChristopherGarman)说,目前巴西最大的政治风险是明年年中之前经济不会恢复更高的成长率。

贾曼指出,过去5年,巴西经济一直受到政治左右,有关鲁拉、罗赛芙和泰梅尔几位前总统的议题,强烈影响财经市场;现在,必须由经济来控制政治。

贾曼指出,如果明年巴西经济持续不振,政府承诺的财政调整措施可能会面临压力,因为民众期望改革转化为经济复苏,如果经济仍然停滞不前,国会要求放宽财政措施的声浪会更高。

中美贸易战的发展是目前全球关注焦点,因为它可能影响全球贸易和每个国家的成长。而贸易战带来的恐惧,对巴西这样经济已经处于困境的国家,无疑是雪上加霜。

此外,阿根廷是巴西的重要贸易伙伴,巴西经济也受到阿根廷经济危机的影响,所以10月阿根廷总统大选的结果势必牵连巴西的政治经贸关系。

至于亚马逊雨林大火引起国际强烈反应后产生的外交危机,经济学家波利(MonicadeBolle)指出,虽然它尚未对经济产生直接影响,但未来发生风险的可能性很大,如果这些外交紧张局势升级到各国实际抵制巴西产品,那么巴西经济将受到剧烈冲击。

2019年巴西经济预期表现远低于国际货币基金(IMF)对新兴国家超过4%的成长预测,不过与今年拉丁美洲0.6%的成长预期一致。

国际局势对经济成长有一定的影响力,波利认为,巴西经济表现差主要在国内现况,民众对未来抱持不乐观,减少消费,企业不敢投资,并减缩开支,就业机会相对变少,形成恶性循环。

巴西财政部长葛德斯(PauloGuedes)说,前几任政府过去采取的措施造成巴西税收减少,导致当前没有公共投资空间。国库署长艾梅达(MansuetoAlmeida)也表示,即使财政调整一切进展顺利,巴西财政也只能在2023年脱离赤字。

你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